欢迎来到 信用中国(贵州毕节)
意见建议
个人中心

您所在的位置: 首页->信用动态->热点聚焦

热点聚焦搜索

网红经济,直播带货,诚信监管不能缺位


发布时间: 2020/05/12 |专栏:热点聚焦

分享到

经济的发展和理念的变迁,越来越快地体现在人们的消费理念和购物模式上。互联网经济之后,物联网方兴未艾,社交平台和社交电商越来越热。


从网红、流量大V到草根,全民热捧


在社交平台上,单纯的社交发展为社交加电商。不但成为流量平台,更成为新兴的销售平台。

自20世纪初,诞生第一期网络“明星”,也就是网红。第一批网红基本都是流量小生,给自己带来名声的光环,随后基本都销声匿迹。这时的网红,除了当红的影视明星意外,还出现了凤姐、芙蓉姐姐等一批奇葩的网红。

逐渐随着淘宝等电商平台的兴起,网红开始涉足电商。抖音、快手等一批直播平台兴起,淘宝等也加入直播的行列。直播带货潮流来势汹汹。

口红一哥李佳琦,凭借“吐口红比女孩子还美”的声誉,走红;直播一姐薇娅直播带货,组建了近百人的团队,直播带货种类日益繁多,从日用品到化妆品,甚至扩展到直播卖房、直播卖火箭!直播卖火箭并顺利成交,4000万元几秒钟就达成成交。


号称“初代网红”的锤子科技CEO罗永浩,毅然走进直播带货的行列,挑战“带货一哥”,并创下了首场直播带货1.1亿元的销售额纪录。

逐渐的草根百姓从直播的观众,发展成为了参与者,纷纷注册了直播账号,有打工从业者,有也起管理人员,有家庭主妇,还有很多的三农从业者,大家操着不同的口音,推销着不同的产品,或许每个人心里都有一个成为“带货一哥”的梦想。

各行各业也逐渐将销售市场拓展到线上,开展了直播的模式,各企业或聘明星,或聘网红,各显神通,都加入直播带货行列。步步高的董事长带货五粮液;央视主持人朱广全搭配李佳琦组成“小朱配琦”组合;更有多地地方县长,也使出浑身解数,为地方产品进行宣传。

直播带货市场呈现一片繁荣、百花齐放的局面。


泥沙俱下,良莠不齐,背后隐患不少


直播带货的火热局面,发展的势不可挡。

直播行业出现了很多优秀的诸如李佳琦、薇娅、李子柒等等的网络明星,不但带动了市场经济,而且也起到了非常好的社会影响力。李佳琦在非典型肺炎疫情期间自己掏腰包捐献1000多万元,薇娅也被评为互联网新时代女性的代表,更值得一提的是,李子柒,一个四川的柔弱女子,默默无闻的,把中国文化、中国美食等美展现的淋漓尽致。央视都为她点赞。

同时,直播行业也欣欣向荣,除了淘宝、快手、抖音三大巨头之外,其他互联网公司也都纷纷布局直播电商,微博小店、京东、小红书、拼多多等都在布局直播,抢占风口。

就如同股市一样,当卖菜的阿姨都在炒股的时候,说明股市的问题就来临了。直播带货也一样。疯狂炒作的同时,必定是鱼龙混杂,泥沙俱下。

直播带货疯狂了。

伴随着这股疯狂,出现了一些欺骗客户、虚假宣传,恶意炒作等不良现象。

同时,也为一些原来有污点的人员,凭借原来的光环甚至不良声誉,吸引眼球,博得关注。

此前,因为被爆婚内出轨经纪人的马蓉,在跟王宝强离婚后,逐渐在直播行业搅起一股骚动:马蓉携女儿直播带货了;马蓉直播带货纽扣不正,有伤风化;马蓉直播要扒王宝强婚姻往事,炒冷饭……

李小璐也有意进军直播行业……

这种简单粗放式的发展,很快就暴露出了它的弊端。这种弊端越来越多的被观众诟病,越来越多地引起了监管层的关注。

风口来了,母猪都能上天?


诚信经营,遵纪守法,监管不能少


单纯的直播,或许纯属娱乐,反倒没有什么,因为不管是主播还是观众,都是为了打发时间,娱乐而已。但直播跟带货结合的时候,这就不是纯粹为了打发“无聊”,而是一种“无聊经济”,说到底,它属于一种商业行为、市场行为,必然的会受到法律的约束和权力机关的监管。

随着直播带货的不断火爆,一些高流量的主播、网红甚至明星进入直播带货,但与此同时,其中存在的欺诈、安全、“刷单”、虚假宣传、售后等问题也不容忽视。越来越多的引起网友观众的反感和国家权力部门的关注。对直播带货行业的净化势在必行!

直播带货作为一种新的媒介形态,为市场经济的发展打开了一扇崭新的数字经济的大门。根据国家日前发布的《中国互联网发展报告2019》指出,“数字经济的蓬勃发展催生了大量新业态、新职业”,而网络直播、共享经济等数字经济新模式拉动灵活就业人数快速增加。新的销售业态和新的趋势,改变了传统商业营销格局,让人看到了社会化营销的新商机。

网红经济的本质是口碑经济、诚信经济,信用是其发展壮大的基石。比如,前面提到的锤子科技CEO罗永浩作为一个比较熟悉电子科技产品的主播,如果能在电子科技产品的带货上做足文章,下大功夫,有可能更能在垂直领域建立知名度从而带动产品销量,关键是其经得起检验的专业见解,为他的带货带来了信任感。当然,罗永浩在直播首秀中虽然也推销了电子科技产品,但占比并不大。但现实中,一些网红及其身后的团队,为流量绞尽脑汁,在流量价值面前打起“如意算盘”,或弄虚作假“刷单”买粉丝、买评论,制造数据假象,骗取广告客户信任,从而为推销产品做流量铺垫;或为劣质商品代言,做一锤子买卖,丧失了基本的诚信和商业道德,这些都是违背商业道德的,都可能导致消费者权益受损。

从监管的角度来讲,主要是作为政府监管部门的事后监督和处罚,对违法违规行为,必需依法惩处,不能姑息。运用科技的力量,对互联网领域的行为进行规范和约束。对出现的问题,不能听之任之,而应在规范的同时加强监管。相较于线下门店,网红直播销售的即时性,无疑大大增加了监管难度。这就要求监管部门进一步畅通投诉渠道,对明确违法的行为做到“重拳出击”、以儆效尤。

从平台自律的角度来讲,作为直播平台必需加强对主播的监管,直播平台掌握着详尽的大数据,相比较与政府部门的事后监管和处罚,直播平台的监督更像是一种事前的预防,防范于未然。这更有预见性和防范性,应当更加的重视。一方面要保护客户的知情权、公平交易权等合法权益,对商业纠纷要建立常态化的处理机制;另一方面,对“买粉”“刷单”“假评论”“卖假货”等行为,也要加大打击力度,即使想国家监管机构提供严重违法信息,联合惩处。

这种双管齐下的监管,即使我国建设法治社会的要求,也是构建新型互联网环境,维护客户利益的必然要求,为直播带货、网红经济等新型经济模式、经济业态的发展提供健康保障。

行业要发展,健康才能稳健,才能走的长远!

没有翅膀,怎梦飞翔!


结语


直播带货,无论形式如何创新,都是市场经济中商业形态的一种,都必需遵守法律法规和市场经济的约束,互联网也不是法外之地。

直播带货作为一种新的电商模式和消费模式,正在成为中国经济的新亮点,尤其是在本次非典型肺炎疫情的影响下,各商业企业纷纷开拓线上销售渠道,直播带货成为必要选择,同时,老百姓的理念也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云购物”、“云消费”被广大家庭接受和认可,这个变化的背后,是大量个性化产品对人们多样化、个性化需求的满足,是广大客户对社会信用发展的认可。

只有通过更健康的模式、更好的监管,构建坚实的诚信基石,让新业态、新供给不断满足消费者的需求,让更多消费者放心消费,才能行稳致远!

同样,网红经济,直播带货,只有在诚信的坚实保障下才能走的更远!

这就是诚信的力量!


国家市监总局谢冬伟:优化电商直播的发展与规范


“直播电商是互联网的一个新兴现象,其作用会越来越大。”近日,中央财经大学市场监管法律研究中心就“电商直播行业的发展与规范研究”课题召开论证会。国家市场监督管理总局发展研究中心谢冬伟副主任表示,直播电商不会是昙花一现的事情,有可能会有一个很长足的发展,因此应该多点着力优化电商直播的发展与规范。

国家市场监督管理总局发展研究中心谢冬伟

他对此提出四点具体措施。第一,他认为应该处理好发展和规范的关系。“直播电商目前方兴未艾很火爆,如果不进行必要的规范可能会产生很大的问题,促进发展是导向和目标。”谢冬伟认为,对新鲜事物还是要采取包容审慎的监管,这是对电商直播监管的一个基本原则,规范讲监管还是要以柔性监管、指导性执法为目标或基本原则,但是对那些电商直播中存在的恶意的违法和后果严重的违法行为必须要坚持底线思维,依据法律法规从严查处。

第二,要做好法规修订和宣传教育。电商直播是个综合现象,带来的问题涉及到多种法律关系,包括企业登记层面的法律、广告法、产品质量法、消费者权益保护法、电商法等,实际上还包括价格法。谢冬伟表示目前直播电商相关法律法规尚不健全,但目前制订单独法律法规存在困难,不过把相应的法律法规做一些修改补充完善还是有可能的。他提到:“电商直播中的网红,很多人以前不是从事广告职业的,也不是从事法律职业的,进入直播行业后,需要进一步加强相应法律法规宣传教育。中国广告协会已经开展的相关教育培训工作,我觉得非常有意义,对这个行业的发展非常重要。”

第三,依靠科技手段加强监管。谢冬伟强调,要用科技手段来加强监管,要以网管网,把直播电商纳入网监平台来进行监管,包括电子取证、存证、交易监测,这些行为都要用科技手段来进行监管,直播电商具有即时性等特征,消费者取证有时候非常困难,需要监管部门有一些技术手段来进行监管取证。

第四,要建立行业规范保护消费者利益。谢冬伟认为,要建立主播的行业规范,制定一定标准,令从事电商主播的人,首先了解这个行业有些什么样的要求,这样才有利于行业的发展。另外,谢冬伟从消费者角度也对电商直播购物发展提出了一定建议:保护消费者利益至关重要,要尽快的建立纠纷快速处理机制,把纠纷处理机制进一步的健全完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