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 信用中国(贵州毕节)
意见建议
个人中心

您所在的位置: 首页->政策法规

政策法规搜索

《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典(草案)》信用相关条款盘点


发布时间: 2020/05/26 |专栏:政策法规

分享到
公开期限: 长期公开 公开方式: 主动公开
来  源: 新华信用 生成日期: 2020/05/26
文  号: 是否有效:
名  称: 《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典(草案)》信用相关条款盘点


诚信原则一直是民法的基本原则,在《民法总则》里予以强调,此次民法典对信用建设的主要影响不在于此,而是人格权独立成编,这是民法典的最大亮点之一,也对我国信用建设的基础法。在世界各国民法典中并没有独立成编的人格权制度。在我国民法典中人格权独立成编,不仅弥补了传统大陆法系“重物轻人”的体系缺陷,为人格权法未来的发展提供了足够的空间。信用建设也是“以人民为根本,以信息为载体,以权益为内容”的体系。
1、细化了人格权的内容,实现了人格权确权体系
我国《民法总则》第110条虽然对各项具体人格权进行了列举,但其并没有规定各项人格权的具体内容,而每一项具体人格权本身就是一项制度,许多人格权还可以进行类型化,第110条仅仅规定了隐私权,没有对人格权的确权,这就需要在民法典分则中将该条展开,并在此基础上构建完整的人格权体系,这也为信用权益确也形成了支撑。
2、预留了人格权的空间,顺应了未来发展的需要
人格权的体系具有开放性,其类型和内容是不断发展的,独立成编的人格权法为人格权制度预留发展空间。法律在未来还会确认新型的人格权益,人格权这种与时俱进的开放性特点,在独立成编的框架下显然更具有可能性,法官可以通过对既有人格权范式的参照和类推适用,发现和确认新型的人格权法益,从而更好地确认和保护新型的人格权益。未来是否会将信用权单独提出来,要看信用发展的实际。
3、进行了人格权的创新,解决了现实发展的需求
(1)《民法典(草案)》第993条规定:“民事主体可以将自己的姓名、名称、肖像等许可他人使用,但是依照法律规定或者根据其性质不得许可的除外。”承认了个人有权许可他人对其人格利益进行利用,还划定了可以许可使用的人格利益的范围,这就适应了大数据时代的要求。“还数于民”就是尊重人格权的表现,授权机制要完善。
(3)《民法典(草案)》第1023条第2款规定“对自然人声音的保护,参照适用肖像权保护的有关规定。”承认了声音作为一种新型的人格利益,以适应未来人格利益发展的需要。信用信息可以“声音”形式存在,采集处理信用信息多元化。
(4)人格权编第1034条第2款采用了可识别性的标准,将个人信息规定为“以电子或者其他方式记录的能够单独或者与其他信息结合识别特定自然人的各种信息”。可识别性的标准不限于身份信息的判断,也适用于活动信息,扩展了个人信息的内涵。最不起眼,最有价值。


具体的条款的理解如下:







第四编  人 格 权

第五章  名誉权和荣誉权

第一千零二十四条 民事主体享有名誉权。任何组织或者个人不得以侮辱、诽谤等方式侵害他人的名誉权。

名誉是对民事主体的品德、声望、才能、信用等的社会评价。


编者按

信用目前放到了名誉权和荣誉权下,代表的是社会评价,不是信用评价是评价,信用本身就是评价,这点很重要,也将一般信息和信用信息区分开来。这对下一步明确什么是信用信息提供了依据。


第一千零二十九条 民事主体可以依法查询自己的信用评价;发现信用评价不当的,有权提出异议并请求采取更正、删除等必要措施。信用评价人应当及时核查,经核查属实的,应当及时采取必要措施。


编者按

信用评价不当,这个解释可丰富了。开展公共信用评价,一是需要政府有法律赋权,二是个人可以要求公开标准和评价模型,如不科学或者不适当,有救济途径的。这对涉及自然人的信用分级分类监管提出了限制。


第一千零三十条 民事主体与征信机构等信用信息处理者之间的关系,适用本编有关个人信息保护的规定和其他法律、行政法规的有关规定。


编者按

这条的“等”字很好,政府和公共信用部门是否算需要释法,如结论是肯定的,那么政府公共信用活动就真正纳入到了法治轨道了。


第六章  隐私权和个人信息保护

第一千零三十四条 自然人的个人信息受法律保护。

个人信息是以电子或者其他方式记录的能够单独或者与其他信息结合识别特定自然人的各种信息,包括自然人的姓名、出生日期、身份证件号码、生物识别信息、住址、电话号码、电子邮箱、行踪信息等。

个人信息中的私密信息,适用有关隐私权的规定;没有规定的,适用有关个人信息保护的规定。


编者按

个人信息范围扩大了,单独或者结合识别都算,这个范围可大可小,肯定不仅限于传统的身份信息。


第一千零三十五条 处理自然人个人信息的,应当遵循合法、正当、必要原则,不得过度处理,并符合下列条件:

(一)征得该自然人或者其监护人同意,但是法律、行政法规另有规定的除外;

(二)公开处理信息的规则;

(三)明示处理信息的目的、方式和范围;

(四)不违反法律、行政法规的规定和双方的约定。

个人信息的处理包括个人信息的收集、存储、使用、加工、传输、提供、公开等。


编者按

无法律、行政法规规定,个人信息必须同意,包括收集。大家对“应规尽归”提法怎么看?还有一点,双方约定。这个解决了很多社会治理领域的信息处理。


第一千零三十七条 自然人可以依法向信息处理者查阅或者复制其个人信息;发现信息有错误的,有权提出异议并请求及时采取更正等必要措施。

自然人发现信息处理者违反法律、行政法规的规定或者双方的约定处理其个人信息的,有权请求信息处理者及时删除。

编者按

第一千零三十八条 信息处理者不得泄露、篡改其收集、存储的个人信息;未经自然人同意,不得向他人非法提供其个人信息,但是经过加工无法识别特定个人且不能复原的除外。


编者按

无法识别个人信息且不可逆的是可以的。


信息处理者应当采取技术措施和其他必要措施,确保其收集、存储的个人信息安全,防止信息泄露、篡改、丢失;发生或者可能发生个人信息泄露、篡改、丢失的,应当及时采取补救措施,按照规定告知自然人并向有关主管部门报告。

第一千零三十九条 国家机关及其工作人员对于履行职责过程中知悉的自然人的隐私和个人信息,应当予以保密,不得泄露或者向他人非法提供。


据悉,民法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法律体系的重要组成部分,是民事领域的基础性、综合性法律,它规范各类民事主体的各种人身关系和财产关系,涉及社会和经济生活的方方面面,被称为“社会生活的百科全书”。编纂民法典,就是全面总结我国的民事立法和司法的实践经验,对现行民事单行法律进行系统编订纂修,将相关民事法律规范编纂成一部综合性法典,不断健全完善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法律体系。编纂民法典不是制定全新的民事法律,也不是简单的法律汇编,而是对现行的民事法律规范进行编订纂修,对已经不适应现实情况的规定进行修改完善,对经济社会生活中出现的新情况、新问题作出有针对性的新规定。


《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典(草案)》共7编、1260条,各编依次为总则、物权、合同、人格权、婚姻家庭、继承、侵权责任,以及附则。其中,涉及信用的条款为:


第一编  总  则
第一章  基本规定

第七条 民事主体从事民事活动,应当遵循诚信原则,秉持诚实,恪守承诺。


第五章  民事权利

第一百一十一条 自然人的个人信息受法律保护。任何组织或者个人需要获取他人个人信息的,应当依法取得并确保信息安全,不得非法收集、使用、加工、传输他人个人信息,不得非法买卖、提供或者公开他人个人信息。


第六章  民事法律行为

第二节 意思表示

第一百四十二条 有相对人的意思表示的解释,应当按照所使用的词句,结合相关条款、行为的性质和目的、习惯以及诚信原则,确定意思表示的含义。

无相对人的意思表示的解释,不能完全拘泥于所使用的词句,而应当结合相关条款、行为的性质和目的、习惯以及诚信原则,确定行为人的真实意思。


第三编  合  同

第一分编  通  则 

第一章  一般规定

第四百六十六条 当事人对合同条款的理解有争议的,应当依据本法第一百四十二条第一款的规定,确定争议条款的含义。

合同文本采用两种以上文字订立并约定具有同等效力的,对各文本使用的词句推定具有相同含义。各文本使用的词句不一致的,应当根据合同的相关条款、性质、目的以及诚信原则等予以解释。


第二章  合同的订立

第五百条 当事人在订立合同过程中有下列情形之一,造成对方损失的,应当承担赔偿责任:

(一)假借订立合同,恶意进行磋商;

(二)故意隐瞒与订立合同有关的重要事实或者提供虚假情况;

(三)有其他违背诚信原则的行为。


第四章  合同的履行

第五百零九条 当事人应当按照约定全面履行自己的义务。

当事人应当遵循诚信原则,根据合同的性质、目的和交易习惯履行通知、协助、保密等义务。

当事人在履行合同过程中,应当避免浪费资源、污染环境和破坏生态。


第五百二十七条 应当先履行债务的当事人,有确切证据证明对方有下列情形之一的,可以中止履行:

(一)经营状况严重恶化;

(二)转移财产、抽逃资金,以逃避债务;

(三)丧失商业信誉;

(四)有丧失或者可能丧失履行债务能力的其他情形。

当事人没有确切证据中止履行的,应当承担违约责任。


第五百五十八条 债权债务终止后,当事人应当遵循诚信等原则,根据交易习惯履行通知、协助、保密、旧物回收等义务。


第四编  人 格 权

第五章  名誉权和荣誉权

第一千零二十四条 民事主体享有名誉权。任何组织或者个人不得以侮辱、诽谤等方式侵害他人的名誉权。

名誉是对民事主体的品德、声望、才能、信用等的社会评价。


第一千零二十九条 民事主体可以依法查询自己的信用评价;发现信用评价不当的,有权提出异议并请求采取更正、删除等必要措施。信用评价人应当及时核查,经核查属实的,应当及时采取必要措施。


第一千零三十条 民事主体与征信机构等信用信息处理者之间的关系,适用本编有关个人信息保护的规定和其他法律、行政法规的有关规定。


第六章  隐私权和个人信息保护

第一千零三十四条 自然人的个人信息受法律保护。

个人信息是以电子或者其他方式记录的能够单独或者与其他信息结合识别特定自然人的各种信息,包括自然人的姓名、出生日期、身份证件号码、生物识别信息、住址、电话号码、电子邮箱、行踪信息等。

个人信息中的私密信息,适用有关隐私权的规定;没有规定的,适用有关个人信息保护的规定。


第一千零三十五条 处理自然人个人信息的,应当遵循合法、正当、必要原则,不得过度处理,并符合下列条件:

(一)征得该自然人或者其监护人同意,但是法律、行政法规另有规定的除外;

(二)公开处理信息的规则;

(三)明示处理信息的目的、方式和范围;

(四)不违反法律、行政法规的规定和双方的约定。

个人信息的处理包括个人信息的收集、存储、使用、加工、传输、提供、公开等。


第一千零三十七条 自然人可以依法向信息处理者查阅或者复制其个人信息;发现信息有错误的,有权提出异议并请求及时采取更正等必要措施。

自然人发现信息处理者违反法律、行政法规的规定或者双方的约定处理其个人信息的,有权请求信息处理者及时删除。


第一千零三十八条 信息处理者不得泄露、篡改其收集、存储的个人信息;未经自然人同意,不得向他人非法提供其个人信息,但是经过加工无法识别特定个人且不能复原的除外。

信息处理者应当采取技术措施和其他必要措施,确保其收集、存储的个人信息安全,防止信息泄露、篡改、丢失;发生或者可能发生个人信息泄露、篡改、丢失的,应当及时采取补救措施,按照规定告知自然人并向有关主管部门报告。


第一千零三十九条 国家机关及其工作人员对于履行职责过程中知悉的自然人的隐私和个人信息,应当予以保密,不得泄露或者向他人非法提供。